临猗正规代孕

2021-04-19 09:20:21 来源:合肥晚报
签署ECFA,两岸经贸跨入新格局。   中评社╱题:后ECFA时代的两岸经贸新格局,作者:蔡宏明(台湾),师大国际事务与全球战略所兼任副教授  2010年6月29日,海基海协两会在重庆举行第五次江陈会谈,双方正式签署“海峡两岸经济合作架构协议”(Economic Cooperation Framework Agreement,ECFA)、“海峡两岸智慧财产权协议”,并讨论新一轮两会会谈的议题,包括:两岸医药卫生合作议题并签署协议,逐步开展两岸文化教育科技卫生交流;ECFA生效后,展开两岸投资保护协议协商。  由于两岸ECFA系类似东协与中国大陆经济合作架构协定(Framework Agreement on Comprehensive Economic Cooperation Between ASEAN and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FACEC)模式,是全面性的经济合作协定,其内容涵盖了两岸间的主要经济活动,确定了未来两岸经济合作的基本结构和发展规划。ECFA之签署将对两岸经贸关系发展之影响,值得关注。  ECFA的“两岸特色”意义  就ECFA协商过程与协议内容而言,ECFA在下列几方面充分显示其“两岸特色”:  一、短期间内达成协议  整体而言,ECFA的协商是两岸两会自2008年6月恢复制度性协商以来,所面对产业部门与议题内容最广泛、时程最紧凑、也最难协调之协商。两岸能在半年之内达成协议,在WTO成员之区域贸易协定谈判史上也是前所未有的,相对于香港与大陆自二○○二年一月举行首次CEPA正式协商会议,至二○○三年六月底才正式签署,大陆提供给香港287项产品零关税之经验,两岸能在短短的半年之内,达成协议,实属难得。  二、ECFA未出现“政治语言”  ECFA序言列明“本着世界贸易组织(WTO)基本原则,考量双方的经济条件,逐步减少或消除彼此间的贸易和投资障碍,创造公平的贸易与投资环境。”,而未出现港澳和大陆签署的CEPA(更紧密经贸关系安排)中有关“一个中国”或是“国家主体同其单独关税区之间的经贸关系安排”等文字,也未出现像“一国两制”、“一中各表”、“和平统一”等政治语言,一方面是因为ECFA以“经济议题”为定位,一方面则是为了消除台湾内部对“ECFA是否形成一中市场”、“是否冲击台湾主权”等争议,并积极回应马“总统”要求之“对等、尊严、互惠与比例”原则,以寻求台湾民意支持。  三、未规定10年内达成自由贸易区为目标  由于ECFA协商过程中,在野党根据GATT第24条及该条瞭解书,要求WTO会员所签署的区域贸易协定(RTA),其自由化之程度,必须达到“绝大多数贸易”(substantially all the trade,SAT);达成这个自由化程度的时间表,原则上不应超过10年(例如东协─中国大陆全面经济合作架构协定确立在2010年建立自由贸易区之谈判目标),而质疑马政府承诺不再开放830项农产品的可能性。  对此,ECFA未规定“以达成自由贸易区为目标”,未规定完成自由化时间,对于货品贸易、服务贸易、投资协议与争端解决协议之开始时间,但未规定完成协商之时间,除了有回归“逐步推动、先易后难”的弹性原则之外,也具有化解台湾内部有关十年内须有消除90%关税与非关税障碍之争议外,也避免因设定时间表而衍生协商开放压力之考量,亦为“两岸特色”之表现。  四、ECFA早收清单反映“互补互利”因素  ECFA早收清单项目大部分都是以具有两岸产业互补之特性,例如台湾的化学品、石化原料、塑胶原料/制品、橡胶原料、纺织纤维、钢铁、铝铜制品、机械及其零组件、工具机及零组件、自行车及零组件、光学产品、电子产品及材料、汽车零组件等,均属大陆加工生产之重要投入,适用零关税,也有利大陆之关联产业。  至于,台湾同意对大陆提早降免关税的项目除双方互惠开放之项目(通常是台湾出口大陆的主力产业)之外,台湾无产制或是需要从国外进口之原物料,是主要类别,开放这些大陆原物料原料零关税进口,也有利降低台湾生产加工成本。  五、展现“让利原则”  由于ECFA协商过程中,在野党质疑一旦签了ECFA,大陆商品将大量进来、劳工面临失业、农民面临失业等冲击与可能带来之社会财富重分配的影响与冲击三中族群之争议。对此,ECFA早收清单未列入农产品及弱势产业,且主动对18项农产品与攸关传统产业与中小企业之50项产品提供零关税,实则显示大陆强化两岸和平发展之经济基础与社会基础的用心。  特别是在服务贸易方面,中国大陆对台湾开放的程度都超越其WTO承诺,让台湾享受的比欧、美、日本等更优惠的市场进入条件。例如,中国大陆加入WTO时并未承诺专业设计服务业别,ECFA中大陆对台湾开放模式1(跨境提供服务)、模式2(境外消费)及模式3(独资设立商业据点);允许台湾服务提供者在大陆设立合资、合作医院,并允许台湾服务提供者在上海市、江苏省、福建省、广东省、海南省设立独资医院;台湾的银行在大陆申请设立独资银行或分行,只需在大陆已经设立代表处1年以上即可(其他WTO会员需设立2年以上);对于经营人民币之时程限制,缩短为在大陆经营业务达2年,且前1年获利即可提出申请(其他WTO会员须符合经营3年,且连续2年获利)等。  相对的,台湾对中国大陆开放的都属于原来在WTO架构下开放的水准,没有超越台湾对其他WTO会员的程度,更是大陆对台湾很明显的“让利”。